久逝梦空

刀王(←我是个垃圾,请别揍我,谢谢您

死别写完了,在写个生离做复健,然后把老福特说的仿生人题梗写一写,就可以开始发糖了!(真的是发糖!

【夏橘】死别(复健文)

文|久逝梦空
每次写东西都是凌晨三点两点的,脑子一抽就写成流水账。
就这样吧,写的好累,算是复健文的一篇吧。之后可能还会写一两篇刀子复健,估计质量不会好,等到我对夏橘激情复燃的时候就写我想了好久的脑洞(反转反转加反转)
这篇本来想写长一点的,实在是太累加上明天还有集训,两点真的该睡了,就草草结了尾,复健之后可能会重新修改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和都睁开双眼的时候,只看到了白色的天花板。
她并不是像狗血八点档的电视剧里一般,在爱人的呼唤下醒来的,而是经过了一片令人绝望的黑暗。
那里没有光,没有声音,什么都看不到,听不到,碰不到。
如同被封禁了五感一般,像是被世界抛弃了一般令人悲伤,和都甚至以为自己就这么死了。
直勾勾地盯着洁白的天花板,嘴唇上干裂的疼痛让她稍微清醒了几分,随即为自己还活着这件事情开始暗自庆幸。
夏洛克……
夏洛克呢?
和都转动眼球,费力地扫视着整个病房。病房里只有和都一个人,身边的心电监护仪有规律地发出滴滴的声音。窗户半开着,透过白纱窗帘向外望去只能看到湛蓝的天空和偶尔飘过的云朵。
“和都小姐醒了!”门口路过的护士透过门上的玻璃窗看到了苏醒的和都,像是打了兴奋剂一般冲了进来,“和都小姐,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?!”
“不……”和都有点发愣,同为医护人员,这么冲动的护士可是头一次见到,“夏洛克在哪?她怎么样了?”
“夏洛克?”那护士察觉到了自己的失礼,连忙摆正姿态,回答和都的问题,“我不认识什么夏洛克啊?”
和都愣了一下,继续问道:“我为什么会进医院……”
“咦?”护士诧异地翻了翻手里的本子,“病例上没有说有脑震荡啊,也没有能造成失忆的情况发生啊……奇怪……”可能是刚醒过来人还有些糊涂吧,小护士这样想道,“那天不是有两个人从一大厦的房顶摔下来了吗,据说你当时在场,受惊吓过度还一直在看哭,最后因为缺氧晕了过去。”
“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!”和都听到两个人的坠楼事件时,突然打了个寒颤。
“就昨天下午,把你送来的是个卷毛警察,付了住院费就急匆匆的走了,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处理……”
“这样啊……”和都若有所思,“你方便帮我叫一下医生吗?”
小护士赶忙点头答应:“没问题没问题,你稍等一下,我马上就回来。”
微笑着看着小护士风风火火地出了病房,和都立刻转身关掉了心电监测仪,把身上接着的三个电极一一拿掉。
走到门口,拿起挂在衣帽架上自己的大衣,披上大衣就拉开门溜了出去。
钱包和手机都在,和都摸了下口袋,里面还躺着一把属于夏洛克的小刀——那次事件之后就一直放在和都的口袋里没有拿出来过。
鼻子一酸,眼泪差点又一次夺眶而出。
拦了一辆出租车,和都先回到了221B,许久未归的221B还保持着原来的模样。夏洛克的衬衫还是丢的到处都是,绿色的大衣就搭在沙发上,桌子上摆满了巧克力的包装纸,开着的电脑还停留在登录的界面。
一切都和她离开前没有两样,和都甚至恍惚觉得什么都没发生过,没有守谷透,没有入川医生。
这里只有她和夏洛克,这里是221B,是夏洛克与和都的家。
只不过这个家,再也不会有团圆了。

即使和都自己也心知肚明,从那个高度摔下去,存活的几率渺茫。
她只能一次次的安慰自己,告诉自己夏洛克没死,她还活蹦乱跳地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一处发挥着自己的智慧。
“和都小姐,你怎么来了。”
和都抬起头去,说话的人是礼纹警官,他的声音沙哑,看起来有些精疲力尽。
“夏洛克,我来找夏洛克。”和都几乎是无意识地喃喃着,她乞求般地看着礼纹警官,希望他能带自己去见夏洛克。
“和都小姐。”礼纹的声音突然颤抖了一下,但又很快归于平静,“对不起。”
和都傻傻地盯着礼纹警官的脸看,想要从上面看出一丝开玩笑的感觉,却没有任何收获。“夏洛克……”和都踉跄了几步,不自觉地向后退去,“她没事的,是吧?她不会有事的,是不是啊!”
“对不起……”礼纹把双手按在了和都的肩膀上,竭力想她制止她的颤抖,自己的声音却是变了调子,“夏洛克她……死了。”
泪水,从和都的眼眶中流出,即使她根本没有什么感觉,就像是一个梦般不真实。
一起的那些日子就像是昨天一样记忆犹新——她被噪音吵到时的嫌恶表情;她吃到甜食时孩子般的欣喜;她在上药的时候疼得龇牙咧嘴,低声下气只为让自己下手稍微轻点……
她怎么会死呢?
现在伸出手去,还能触及她骨节分明的手指,还能摸到她柔软的发丝,还能闻到她身上阳光的味道。
她怎么会死呢?

和都拼命地摇头否决。

直到她再一次见到了夏洛克。
在一切开始的地方。

那是警局的解剖室。

和都颤抖着望向解剖台上那个盖着白布的人形,连掀开白布的勇气都没有,整个人像是筛糠一样的颤抖着。她不想去相信这个事实,即使它摆在自己的面前,近在咫尺,触手可及。
“夏洛克……”她沉默良久,终于伸出手去,揭开了那层白色的布。

是她。
是她。
那是夏洛克的脸,和都不可能认错。
那张好看的脸白的吓人,总是蹦出噎死人话语的双唇也苍白地抿在一起,身上穿的是那件深绿色的大衣,整个右臂摔得粉碎,几乎无法保持正常的形状。
”夏洛克……醒醒……”和都轻声说道,伸手抚上她的面庞。
“醒醒……该回家了……”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流出,手却是紧紧地攥着她的领口不肯松开,把那整洁的领口扯得凌乱不堪。
“快起来啊!”她终于承受不住,失声痛哭,“你不是不喜欢别人碰你衣领的吗?快起来啊……醒醒……”
已经死去多时的尸体却是不可能给她一丝一毫的回应,留在世界上的只有这一具躯壳,夏洛克已经与莫里亚蒂一同坠下莱茵巴赫而亡。
“为什么……”和都跪在解剖台旁,紧紧地握着夏洛克的左手。她还隐约记得,为夏洛克处理伤口的时候,她也是紧紧地握着自己的左手,说什么也不放开。那时的自己虽然不断抱怨着她的孩子气,但却没有挣脱她紧握的手。
现在的夏洛克也没有挣脱她的手,因为她无法挣脱了,永远都无法挣脱了。
“带我走吧……”和都哭累了,半个身子趴在夏洛克身边,望着她的脸,“为什么夏洛克和莫里亚蒂,他们作为彼此的敌人,可以有一个完美的结局。而夏洛克和华生,明明她们彼此相爱,却终要天人两隔?”
“我不明白……”她抽噎着。因为缺氧,她已经感觉指尖开始麻木,眼前开始发黑,终于一头栽倒在夏洛克的身旁。
好想,再见到你。
直到昏迷的时候,和都也没有放开紧握着的,夏洛克的手。

三天后,夏洛克的葬礼在东京举行。
参加葬礼的人只有和都,健人先生,波多野,礼纹,柴田和一些和夏洛克打过交道的人。
她生前是为了1300万人的性命宁可牺牲自己的人,死后却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。她的成就,她的智慧,她的记忆,都一同随着那口贵重的棺材,埋入地下,从此,世上没有夏洛克这个人。
也是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,和都才知道了夏洛克的本名——双叶夏莉莎,虽然是从碑文上得知的。
双叶健人苦笑着摇头,告诉和都说希望她能带着这个秘密一起离开。
夏洛克的葬礼上,飘起了小雨,像是要替她洗刷掉尘世的污垢般,轻轻地敲打在她的棺木上。
一行人默默地为她送行,听着沙沙的雨声,却没有人哭泣。
雨默默的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橘和都回到了札幌,听从父母的意见在医院里做了名外科医生,结婚,生子,家庭美满。

很多很多年以后,橘和都还是会偶尔想在阳光明媚的清晨泡一杯82°C的咖啡,听着悠扬的大提琴曲,想着那个人。

那个名叫双叶夏莉莎的女人。

那个和都这辈子唯一真切爱过的人。

早安,夏洛克,睡的好吗?

【夏橘】Friend(小段/和都视角/复健文)

配合 Friend - 玉置浩二 一起食用效果更佳。

两个小时磨蹭出一千来个字,写了删删了写,完全是想到什么写什么,其实已经困得要命了。

求别喷T T

----------------

1、春天

 

我带着夏洛克的大衣离开221B的那天,天气晴朗。明媚的阳光仿佛要洗去我心头的一片阴霾一般温暖地般洒落下来,照在我布满泪痕的双颊上。

夏洛克就像是春天一般,给予了从叙利亚的严冬中归来的我一丝希望,就像是我自己说过的:“只要还活着,就一定能找到下一个目标。”

可夏洛克,死了,我的春天也不知道何时能再度降临。

春天远去了,充满夏洛克气息的夏日也离开了,秋天来临之时我们还曾一同走在洒满温暖阳光的长廊上,当冬天来临之时,那一袭白衣的女人出现了。

她就像是夏日的阳光,毒辣却温暖人心,能融化冰雪,能与那坚冰般的女人相抗衡。

 

“和都,这下你就自由了。”

 

她带着寒冬直坠而下。

 

冬天要走了,春天即将来临。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2、朋友

 

不辞而别。

我带着那件绿色的大衣,一小箱行李,与夏洛克所有的回忆,离开了221B。

想要去和她道别,感谢她一年来心口不一的照顾,如果可以的话,还想嘲笑一下她的傲娇属性。

明明你认定了我做你的朋友,你为什么要到最后的最后才承认?

也许许多年后,我会忘记你,忘记你的相貌,忘记你否认我们是朋友的语气声音,忘记你曾经为我做过的黄瓜化妆水。

明明现在历历在目,为什么还是那么害怕忘记呢?

明明你终于承认了我们是朋友,为什么我还是不开心呢?

从今以后,永远是朋友。

永远只是朋友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3、身影

 

我看着她的背影,暗自思索着。

明明已经35岁了,却能依旧露出孩子般调皮的笑容。

明明说着这个世界已经无药可救了,却还是拼了命的去拯救东京1300万居民的性命。

明明说我们不是朋友,却在我举枪瞄准你时告诉我,我是你第一个交到的朋友,还不再给我机会去做一个好朋友应该去做的事。

从今往后,你我又变成独自一人了。

你难道不会感到孤独吗?

总是走在我前面的那个那个身影,渐渐地移到了我的身边,然后越来越慢,被我远远的甩在了身后。

也许某天我转过头去的时候,她就会消失吧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

4、想和你……

 

再也看不到你的笑容,听不到你带着俏皮的冷嘲热讽,触不到你温热的指尖和柔顺的发丝。

身边的空气中,你的气息已经开始渐渐消散,唯一留下的,只有封存在我脑中落灰的记忆,属于你唯一朋友的记忆。

希望我可以记住你,希望东京的1300万居民能知道有一个叫做夏洛克的顾问侦探拯救了他们的性命。

回忆终究只回忆。

想和你一起去奈良看可爱的小鹿,想和你一起去北海道看素白的雪景,想带你去札幌看我成长的地方。

想了解你,想知道你为什么叫夏洛克,想知道你的经历,想和你一起赶往案发现场,想再多听几次你的鼓励,想再听听你拉大提琴,想再为你做一次早餐,想再为你泡一杯82°C的咖啡。

能不能,再给我一个机会?

能不能,不要这么早说再见?

能不能,不要让我们只在梦中相见?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5、以一个朋友的身份——

 

也许,我并不想和你做朋友。

但我也怕到最后连朋友都做不成。

也许这样就好,以一个朋友的身份,陪你走到结局。

已经是朋友了,即使相互凝望也依然只是朋友。

从今以后,永远只是朋友。

看着你的身影,在你的身后为你收拾乱摊子。

在酷夏的深夜辗转反侧,为自己找到下一个与你共同完成的目标。

在寒冬的清晨从梦中惊醒,想要抓住梦中人伸出的手,飞舞的衣摆。

以一个朋友的身份,送你一朵从未敢送给你的玫瑰。

以一个朋友的身份,带走沾有你气息的风衣。

以一个朋友的身份,去喜欢你。

 

我喜欢你,夏洛克。

【七夕贺文】七夕愉快

回归lof

半个小时疯狂敲键盘也没在七夕内写完的贺文,心累


今天是2018年8月17日星期五。

“呐,夏洛克!”橘和都从夏洛克的身后笑眯眯地靠近,把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,“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?”

“嗯?”夏洛克应了一声,做着小黄瓜化妆水的手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

“我说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?”和都难得的没有炸毛也没有翻白眼,心平气和的又说了一遍。

夏洛克停下了手上的动作,把小半截黄瓜放在了桌子上,然后转动椅子,扭头望向和都的方向:“你是指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大帝的逝世?”

……那是什么。

“还是指本尼狄克当选教皇?”

……所以说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啦。

“怎么不说话了,你想要表达什么。”夏洛克歪了下脑袋,盯着傻站在那里的和都看,一脸“我在看傻瓜”的表情。

“是七夕啊!七夕!”和都总算回过神来,一如既往的炸毛了。

“是个节日,而且现在只有中国在农历七月初七庆祝,日本在明治维新之后就改到了公历七月初七,农历的七夕也被称为旧七夕。而且日本的七夕节本就跟爱情无关,而是乞求上天能给那些姑娘们一个好手艺。”夏洛克心不在焉地想要转回去继续做她的黄瓜化妆水,却被和都一手拦住。

和都啪地一下把一本书拍在了夏洛克处理到一半的黄瓜旁,声音之大让她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。

“牛郎织女啊。”和都叹了口气。

“每逢七月初七,人间的喜鹊就要飞上天去,在银河为牛郎织女鹊桥相会。”和都绘声绘色地摇着头,给夏洛克普及着牛郎织女的爱情故事。

“难道不是非常催人泪下吗!”和都手一挥,死死地瞪着夏洛克写满了嫌弃的脸。

 

“呵呵。”夏洛克勾起一个敷衍的笑容,扭头去继续处理黄瓜。

 

……“你那是什么态度啊。”和都委屈地低下头去,瞄了一眼身后藏着的一个纸袋。

你不要我就自己拿回去挂起来,才不稀罕给你呢。

赌气地轻哼出声,和都鼓了鼓嘴,提着纸袋往门口走去。

 

手已经搭上了铜黄色的把手,现在收回来会被她嘲笑的吧。和都像是下定决心般咬了咬牙,推门冲了出去,却没有看到身后某个恶魔意味深长的笑容。

 

气冲冲地踏上最后一层阶梯,本应是开着的灯却突然被熄灭,宽阔的走廊上漆黑一片,眼睛还没适应黑暗的和都只好一边先握住栏杆来稳住重心,一边在墙上寻觅着开关。

找到了。

一个塑料触感的东西被和都的指尖触到了。

和都用力按了下去。

 

本该是铺着地毯的地面上闪起了星星点点的光芒,如同天上的银河般,当中空出来的窄道就像那牛郎织女的鹊桥,一头接着和都的房间,另一头却是通往走廊尽头右手边夏洛克的房间里。

“喜欢吗。”

夏洛克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。

“夏洛克!”和都吓得一个趔趄,好在她扶住了楼梯的栏杆,不然指不定要滚下去摔个鼻青脸肿。

“想要礼物或者是想给我礼物就直说,下次不要那么拐弯抹角。”她的手环过和都的腰,如同第一次见面时一般将脑袋贴在她的脖颈旁,轻轻地啄了一下。

“没猜错的话我的礼物应该是一个木雕喜鹊吧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?!”被夏洛克的吻搞到面红耳赤的和都却是一愣,这个礼物她从好久之前就开始准备了,按道理来说她不可能知道啊。

夏洛克又挂上了她那标志性的看破一切的微笑,踏上最后一级台阶,与和都平行而立,低头望着她那还有些红扑扑的脸:“你之前很晚回来就是去参加这个的培训班了吧,还有身上没打理干净的木屑。”

“最重要的是。”她抱住了和都,手指沿着她的脊椎向上摸去,在后颈上画了两个圈,“光油的味道。”

和都挫败地叹了口气,有个侦探做女朋友最大的缺点就是——你根本没法为她准备惊喜。

“不过我很喜欢。”夏洛克拎起了那个纸袋,用手抚了抚木雕光滑的表面。

“谢谢你,和都。”

 

 

 

 

和都睁开了眼睛。

今天是今天是2018年8月17日星期五。

她揉了揉眼睛,打了个哈欠坐了起来。

扭头望向床头边摆放在木质相框中的黑白照片,橘和都淡淡一笑:

“早上好,夏洛克。”

 

她顿了顿。

 

“七夕愉快。”


感谢大家!!!做主催真不容易!!!靠着大家的扶持才一路走下来!!!
谢谢你们,我爱你们。

夏蛆:

请注意!!请注意!!

夏橘同人合志《82%》初宣来了!!
详情请看图↑↑↑↑

参与者lofID如下↓(排名不分前后,以及还有我未找到的和没有lofID的)
文:
@明鏡霽月  @良好市民包子
@久逝梦空  @16  @疯子静  @夏洛特(竹内太太)  @鳗鱼炒饭  @Ms. Frenzy
画:
@波三困   @凉糕  @肝肾皆不够的咸鱼诺  @緑间安子🍜  @吸糖噎住  @FTAOTIE  @CzM

特别感谢——
十五日原梗提供者 @铜丝
排版老师 @檸檬茶可以是甜的

还有我自己✨
虽然是十五日大刀的组织者兼网店客服……请手下留情…。

【特别提示!】
会在评论里抽一个小可爱随书赠送合志《82%》限定马克杯一个!!
(七月一号,晚上十一点半开奖哦)

子。弹

文|久逝梦空
ooc注意
半梦半醒的产物,困。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你的枪法太烂了吧。”耳边是呼啸的秋风,和她如同往常一样的冷嘲热讽。
橘和都握紧了手里的柯尔特M..1911..A1手. 枪,这把枪是发射11.43毫米的柯尔特手. 枪子.弹,弹匣容量是七发。

而她已经打空三发了。
当时选择柯尔特M..1911..A1,是出于稳妥性和安全性的选择,可却是被它的后坐力和准头搞的苦不堪言。
橘和都握着手. 枪的指节发白,紧咬着的下唇也渗出了血珠,她又一次用力扣下了扳机。

子.弹呼啸着向夏洛克掠去,可面对着黑洞洞的枪口,夏洛克却是面无惧色,悠闲地插着大衣的口袋,连动都懒得动。

子弹打进了夏洛克脚边的杂草中。

果不其然的,又是一声嗤笑。
“喂,难道要我站在你枪口前吗?”夏洛克勾起了嘴角。

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,橘和都猛然又一次扣下了扳机。
这一次偏离的更加厉害,从夏洛克身边四米左右的位置掠过,连擦破她的衣服都没做到。

和都颤抖着想要扔掉手里的手. 枪,心理医生的话却是在耳畔响起:“你没有错,有错的,是你的朋友。”
夏洛克杀死守谷先生的一瞬,守谷先生倒下的刹那,和都感觉整个世界都崩碎了。

我真的了解夏洛克吗?和都问了自己这个问题无数次。

知道她只喝82度的咖啡,知道她喜欢吃巧克力,知道她不会按常理出牌,知道她经常会像个小孩子一样到处惹是生非......
知道了这么多,比柴田和礼纹警官都要接近她的生活。
知道她办案结束后会直接在沙发上睡着,知道她很中意巴赫大提琴组曲G大调第一组曲的前奏曲,喜欢把便签贴的到处都是,衣服都会买两件,因为“中意”。
这些房东太太也是知道的吧。
那,只有她知道的,夏洛克的秘密,是什么呢?
或者是说,究竟有没有呢?

这样一想,自己其实完全不了解夏洛克。
以为在这快要一年的相处之中,能揭开这人神秘的面纱,能卸下她沉重的盔甲。
到头来还是什么都没做到,每次都要被她保护,却一点也不了解她。

我其实已经被你看透了吧?
橘和都暗想。
背后的伤疤,喜欢守谷透先生的事情,甚至是开枪也不会打中你的事。
你都已经料到了吧。

和都痛苦的闭上眼睛,开枪。
倒数第二发子.弹,落空。

“只剩最后一发了,拼了命的来击中我吧。”夏洛克笑着看着和都,手还是揣在大衣口袋里,直直的站在那里。就像曾经的无数次一样,夏洛克永远走在前面,等着自己快步跟上。
别太自负了啊,夏洛克。
你怎么可能会知道所有事情。

你杀了守谷透先生,他对我来说是如此重要,是我下半生想要托付的对象,却是被你所谓正义的一枪,永远的击碎了。
穿上婚纱,和那个人走在红毯上的梦,永远的消散了。

你真是个大英雄呢!夏洛克!
拯救了整个东京!拯救了一千三百万人的性命!
跟你比起来,我多么自私啊?我想要他活下来,因为他是我的未来,为此,我能置整个东京为不顾。
很自私吧,我知道。
可这就是我的世界,你摧毁了我的世界,摧毁了我的一切。

也许我从未了解过你吧,夏洛克。
我连你的真名都不知道。
真是的,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啊?
才不是朋友呢,我们才不是朋友呢,她不过是个杀人犯罢了。
杀人犯,自以为是的自大狂,冷血动物。
不要以为你什么都知道,下一发子.弹,将会穿透你的心脏。
让我们看看吧。

“开枪吧。”夏洛克说。

和都面无表情的看着夏洛克,扣下了扳机。
子弹,精准的命中了夏洛克,穿过了她跳动着的心脏。
击中。

夏洛克倒了下去,大衣被风吹起,如同一片落下的绿叶。

和都快速的跑到夏洛克身边,看着她倒在地上,胸前是和都最后一发子弹的弹孔。也许是在穿过心脏的时候擦伤了肺部和呼吸道,夏洛克的嘴中正不断地往外涌着鲜红的血液,划过她苍白的脸颊,然后滴落在枯黄的干草上,泥土中。

“怎么样?夏洛克?”和都笑着,痴痴地笑着,看着正在逐渐失去生命的夏洛克。
“你输了。”和都抱起夏洛克的脖颈,温柔的抚过夏洛克的短发,看着她逐渐失去焦距的眼瞳,疯狂的笑了起来。

自以为是的家伙,其实你什么都不知道。
“我爱的人一直都是你。”

只是你不懂情爱,只会固执的撮合我和他,只会一次次的重复着“我们不是朋友。”
呐,夏洛克,我想要牵住的手,一直都是你的。
呐,夏洛克,我从始至终都只是想和你一起踏上婚姻的红毯。
我穿着洁白的婚纱,你穿着帅气的西装。
你的笑容,你的眼泪,你的怒火,你的调皮,我只想自私的占为己有。

呐,大侦探,你想到了吗?
“我爱你,夏洛克。”和都从口袋里掏出一发11.43mm的柯尔特手. 枪子.弹,熟练的推进弹匣,上膛。

“呐,夏洛克。”和都抚摸着她沾满鲜.血的唇瓣,轻轻的吻了上去。
“我们不是朋友,你也不过是个杀.人.犯。”贴着她还残留着一丝温度的唇瓣,和都呢喃着,泪流满面,笑的苍凉。
将枪.口抵在自己的太阳穴上,和都闭上了眼睛。

咔嚓,保险栓被拉开了。

“现在,我们一样了。”

和都扣下了扳.机。

枪声,鲜.血,脑.浆涂地。